關於部落格
宇 揚 設 計 公 司 建 築 應 用 藝 術 設 計
tonhorizon@gmail.com
  • 12608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建築設計師週-光與影的建築大師- 路易斯康Louis.I.Kohn

從1907年開始,美國建築師協會(AIA)每年都會頒發一次紀念金牌,用以表彰為世界建築藝術做出過重要貢獻的建築師個人。曾經獲得過此獎的有:托馬斯·杰弗遜、弗蘭克·賴特、路易斯·沙裡文、貝聿銘、西薩·佩里,還有著名建築大師密斯、勒·柯布西耶、理查德·福勒等等,以及里卡多·萊格瑞塔。由於這些大師為世界建築歷史留下了光輝的傑作,因此每個金質獎章獲得者的名字被鄭重地鐫刻在華盛頓特區美國建築師協會總部大廳的大理石牆面上。路易斯·康在1971年獲得了此項殊榮,有評論認為,路易斯·康應當是這個時代的一位“建築詩哲”。 現代建築師路易斯·康生於1901年。 1905年,康的一家由波羅的海裡加灣的愛沙尼亞的薩拉島移民到美國。 路易斯·康早年畢業於美國的賓夕法尼亞州大學,20世紀的20至30年代在費城執業。自1947年到1957年的十年間,路易斯·康擔任過耶魯大學教授,還曾是哈佛設計學院的一員。在現代設計領域內最具聲望的哈佛設計學院裡還有過其他很是著名的設計師,如貝聿銘、菲利普·約翰遜等。 縱觀整個現代建築發展演變的歷程,路易斯·康可以說是一位居於關鍵地位的人物,他以極為出色的建築理論與實踐對後現代主義的出現提供了重要的啟迪思想,並且對現代建築的推進與後現代主義思潮的興起,都起到了承前啟後的重要作用。眾所周知,從M·格雷夫斯、P·埃森曼、C·摩爾到C·詹克斯等人基本上都是“後現代主義”建築師,他們都喜歡理論思索與寫作。除了要闡述自己的作品和思考,他們也十分喜歡解讀他人,其中的C·詹克斯就是這樣從柯布西耶與路易斯·康的作品解析入手的,受到不少思想啟迪的詹克斯,在其《後現代建築的語言》一書中討論了不少現代建築名師的各類型建築設計,其中對於路易斯·康的建築作品的解析與探討就費了不少筆墨。 同時,路易斯·康還是一位熱衷於理論研究的學者。在他的理論當中,不但含有德意志古典哲學和浪漫主義哲學的根基,同時還匯合了現代主義的建築觀念,以及東方文化中的哲學思想,甚至也包含有中國的老莊學說。因此,在他的建築理論表達之中,其言論常常像詩化語言一樣充滿著晦澀艱深的詞句,令人十分費解,外國人翻譯其文字時一定是極為艱難的事情。然而,他的理論和文字也確如詩境一般充滿著隱喻力量,多義而又引人遐思。為什麼呢?在康的設計哲學裡,建築自身的質決定著建築設計與建造的實在方式。在設計Richards醫學研究中心的時候,康對“檢驗”的意義進行了分析,並且提出在其中區別對待服務與被服務空間的概念;在設計印度管理學院的時候,康與“磚”有這樣的對語:“磚自己就想成為拱!”在這兒,光線有表達自我和空間的權利,而巨形磚拱下的陰影就像眼睛在向外探視。 路易斯·康曾經認為:光,是人間與神境相互對話的一種語言,並且是人性與神性共同顯身俱象化的領域。由康所設計的金貝爾美術館也許可以為人們解讀出康的建築作品裡所蘊含的“對話”情節。金貝爾美術館位於美國德克薩斯州沃思堡的郊區,於1972年建成。該館主要收藏19世紀的藝術作品與古代美術作品。在一個空曠而景色優美的公園之中,美術館外部表現得有些峻峭,建築的外觀形象處理得嫻靜、簡樸,自遠處觀望,其嚴肅的個性會給人以刻板的印象。康在此展現了其個人對於建築材料的偏好:將混凝土柱和薄殼形拱頂結構裸露在外,而非承重牆則採用羅馬灰華石及玻璃板,以滿足不同空間和位置的採光要求。灰華石及玻璃板同混凝土之間沒有過強的對比,所形成的空間質感近同,肌理混合為一。在這樣做的同時,康也流露出對建築所在地段的關注與尊重。 路易斯·康認為,藝術作品應當在自然的光環境之中被欣賞,以便空間達到一種“人—美術—大自然”相互融合、彼此促動的環境效果。美術館建築物的外觀嚴謹、對稱,在內部,建築上部為尺度較高大的半筒形式,並且採用了穹隆式天花,而採取這兩種手法的目的是要將外部的自然光線自天頂引入室內。頂部起到自然光漫射入內的作用,呈現出空間的豐富性和新穎性。空間中充滿活躍生機,光瀰漫其間,連續的拱頂以相同的格調重複出現,構成空間主體的薄殼被採光中庭和可以靈活變動、拆換的展板所分隔。在九米多長的空間中行進,可以體味空間由光構成的序列,沿途還有一些橫向交叉連通的空間,清水混凝土上的光起著空間引導的作用,光引發空間的節奏感,室內空間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而產生豐富的表情。這種以洗練、平易的方式去表現光空間的手法,表現出建築師沉穩的設計理性。 在金貝爾,康把自然光分為來自天空的光以及從內庭進入的光,前者生機盎然,以綠為屬性。 上世紀初,世界建築領域進行過一場針對“現象學”的哲學運動,其主旨在於:研究對像是以研究者的直覺、回憶、判別、想像、經驗等狀態出現的,現象本身只能如此顯現。路易斯·康便是這種現象學背景下的建築師,他在設計中多依賴自身的感性論斷,所以他的一些作品較難明白,但是在其建築上體現了回歸事物本身的原則。康經常這樣問,“建築物想成後者可使觀者感受外部空間的變化,帶有銀之韻味,光源呈現出帶狀,空間形態已不再沉重。內庭中的各類植物及塑像、光線與景觀共同構成了一種較為純粹的背景。在這裡,光可自以鋁構件製成的曲面天頂和穹隆頂均衡地流進室內,藝術品不會直接受到影響。自然光線的自由進入使得美術館的照明效果非同一般。 路易斯·康的其它設計作品還有:耶魯大學美術館、Exeter圖書館、Salk學院、NormanFisher住宅等等。其建築設計多以簡潔、哲學化表達以及富有詩意而著稱,同時也發展了建築設計的現代性和紀念性品格,他的設計實踐根植於現代主義建築,並且為他那些詩句般的理論做了註解;而他的理論,似乎又為他的實踐點染上神秘性。康的理念、思想與建築風靡了以後的建築學人,他的追隨者有不少是各國建築設計和建築教育界的中堅分子,現代建築理論家、建築師文丘里等人就曾是以路易斯·康為首的費城學派主要成員,他的作品遍布北美、南亞和中東等地區。 但是,路易斯·康也有寂寥之時,也許是其性格使然,從1948年起到1974年去世,康都是獨自一人進行工作的。 資料來源:http://www.villachina.com/2007-09-27/1254094.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